最新最潮的新闻资讯

写在酒店摘牌前:北京长安街W酒店的前世今生

2019-01-26 00:50栏目:都市作者:武汉新闻网

2019年1月31日,是北京长安街W酒店最后办理入住的时间。自开业起的短短四年,北京长安街W酒店在一场高调的开局后黯然谢幕。不过,若要仔细回顾长安街W酒店的历史,还得追溯到1987年。


上世纪80年代初的北京,与现在俨然是两个世界。那时,建国门立交桥刚建成不久,古观象台正筹划着重新开放,建国门附近平平整整一片,既无高楼大厦,也无如今长安街的车水马龙。直至1982年建国饭店开业,中国饭店集团化管理模式自此拉开大幕。跟随者改革开放的大潮,建国门附近的酒店圈也进入了新时代。


北京长安街W酒店的前身凯莱大酒店,正是在这一波浪潮中诞生的。




前世:曾经的地标,黯然谢幕


1987年,天平利园酒店开建,随后于1990年落成。酒店的建筑外墙以蓝色玻璃镶嵌,这样现代化的设计在当时实属罕见,一时间,这栋建筑成为建国门附近的地标性建筑,也令当时的群众大开眼界。


1992年,中粮集团投资建立凯莱酒店集团,这也是中粮集团首次涉足酒店业。同年,中粮集团接手天平利园酒店,并引入凯莱酒店集团进行运营管理,天平利园酒店也随之更名为凯莱大酒店,定位为四星级酒店。


凯莱大酒店开业后,无疑是经历过辉煌的。在当时,对于很多人来说,能住进这样一座地标性建筑,是一件颇为自豪的事情。2008年,凯莱大酒店也是北京奥运会的官方接待酒店。以至于2010年宣布拆除凯莱大酒店时,还曾一度引发社会关注甚至争议。


有报道指出,在酒店最初修建时,花费在3700万美元左右,而此次推倒重建,在土建方面的成本至少有5亿元,装修成本则更高。


对于拆除一事,中粮集团当时给出的解释是:“凯莱大酒店经营标准为老四星级标准,酒店整体建筑形象、绿化环境、交通组织及建筑原有设计都难以满足市场需求。”对此,凯莱大酒店的设计者梁震宇不认为酒店规划与建筑结构存在“硬伤”,早在设计时便已留出了加高的余地。


争论之下,凯莱大酒店最终还是没逃开被拆除的命运。在专家评审时,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从城市规划的角度来说,凯莱大酒店的重建有利于这一地区城市建设形象的改善和提升。


20年,对于北京这一个在短短几十年间便脱胎换骨的城市来说,凯莱大酒店也许确实是已经不年轻了。资料显示,2004年,经济型酒店开始席卷国内酒店市场;截至2006年底,有37家国际饭店管理集团的60个酒店品牌进入中国。


对内,是酒店老化的硬件、软件,以及其他同类酒店的激烈竞争;对外,是来势汹汹的国际知名酒店大军。凯莱大酒店那略微发黄的外墙、曾经摩登的蓝色玻璃,不知不觉间已与这座城市隔出了代沟。重重压力下,凯莱大酒店近20年的荣誉与辉煌都化作了财报上冷冰冰的几个数字——


从开业至停业,凯莱大酒店累计亏损1.88亿元。


今生:“魔幻”选址,殊途同归的结局


写在酒店摘牌前:北京长安街W酒店的前世今生


凯莱大酒店的废墟之上,一座符合中粮集团期待的“国际化高端商务酒店”正在拔地而起。


2014年9月,北京长安街W酒店正式开业。中粮集团对长安街W酒店的期望不低,据观点地产网报道,当时中粮置地副总经理姚长林曾公开表示:“北京长安街W酒店,在北京市场上,无论是房价还是出租率等核心指标上,都应该在北京奢华酒店当中处于前列。”


在盈利问题上,中粮集团方面则称,计划在完整经营年度的第三年,达到收支平衡。


北京长安街W酒店的地理位置,无疑是给中粮集团底气的主要因素。酒店位居二环,西邻天安门广场,东北是使馆区,南靠北京站,无疑是北京黄金地段中难得的位置。而在决意拆除凯莱大酒店时,也有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在这个地段,只有做成最高端的产品才能实现盈利,才能在品牌竞争中获得优势。


不过,信心之下,地理位置却成为了北京长安街W酒店的软肋。W酒店对于自己品牌风格的官方定位是“lifestyle”,属于高端精品酒店。在设计上,W酒店往往创新大胆、不拘一格,目标受众也是时尚群体。然而,这一思路却与中粮集团产生了矛盾。


从最终结果来看,中粮集团也确实获得了一家“国际化高端商务酒店”。因此也有住客戏称,北京长安街W酒店本应更适合三里屯、工体等地,那里与W品牌时尚的风格更相近,而现在的选址却“十分魔幻”。还有业内专家说,北京长安街W酒店与周边“画风不同”。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tongkunyishu.com/dushi/7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