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最潮的新闻资讯

刘才添 33.7吨货车冲来,他推开了别人

2019-01-23 17:35栏目:都市作者:武汉新闻网


刘才添示意车辆停车。李嘉 摄


大雾中的福银高速公路闽赣省际收费站。李嘉 摄

  姓名:刘才添

  性别:男

  终年:28岁

  去世时间:

  2018年12月31日

  去世原因:因公牺牲

  穿过福银高速公路的上村隧道,雨突然大起来,打在挡风玻璃上,不时有重型卡车轰鸣而过。

  2018年最后一天的凌晨,28岁的福建南平高速交警支队民警刘才添与队友护送撒融雪剂车辆作业。途经上村大桥,发现事故车辆。刘才添下车处理警戒时,一辆驶来的33.7吨重货车突然侧滑失控,刘才添推开身边的事故车辆驾驶员,被货车撞击挤压,最终牺牲。

  回忆与刘才添生活的点滴,结婚不到两年的妻子陈香笑得很甜,好像人就坐在对面。“今年春节本来会是我们结婚后第一次一起过年。”她说。

  山坳里的平凡工作

  “轰……轰……”

  白雾包裹的山坳里,安静得能听到每一辆车经过的震动和回响。

  这里是福银高速公路闽赣省际收费站,是刘才添所在的福建南平高速交警支队四大队二中队驻地。离这儿最近的省内县城是60多公里外的邵武市。

  二中队负责的邵武市路段位于闽北山区,是南平高速交警支队管辖的六条省际高速公路中情况最复杂的路段。2013年一参加工作,刘才添就来到了这里,现在已经是中队里待得时间最长的一个。虽然只有28岁,但大家都叫他“添哥”。

  “添哥”是个不善言谈的人。

  警队实行“上十休五”的工作制度,在岗的十天实行“三班倒”,但交警们需要24小时备勤。休息的五天里,家在350公里外的刘才添,有两天花在路上。“2018年,刘才添只请了一天假,他总说中队人少,多干一些没事。”中队队长罗文魁说。

  全年雨雾天气长达180余天,霜冻期80余天,不似印象中的南方,这里的冬天最低温在零下十几度。罗文魁说,天气越恶劣,全队就越是“压”在路面上。如果出现事故,管控、疏导、车辆施救,一待可能就是一晚。身高一米七五的刘才添体重只有一百零几斤,在大多数同事穿着三件衣服御寒时,刘才添已经套上了五六层。比常人怕冷的他让妻子买了很多“暖宝宝”,随时贴着。

  危险驾驶等违法行为查缉,甚至治安和刑事案件的前期处置都是高速交警的工作内容。但更多时候,他们要做的是检查登记来往危化品运输车辆和7座以上客运车辆。打停车手势、上车检查、下车叮嘱,几个动作不停重复。一辆又一辆。

  “我们很平凡,平凡得甚至有人不知道我们的存在,甚至连正常规范的执法工作都有点招人厌。”参加工作的第一年,刘才添在南平高速交警支队内部网站发表了一篇文章,叫做《平凡的英雄》。他写道,每天一抬手拦截车辆、一句提醒“系好安全带”,都有消除安全隐患的可能,他说“平凡,也能铸就英雄”。

  备勤期间,打篮球、看书、跟妻子视频,是刘才添做的所有事。今年春节,队里轮到刘才添回家过年,妻子在视频里和他约好,腊月二十九要来开车接他回家。

  温和的中队“管家”

  刘才添的宿舍早就被家人清理干净,唯一留在窗台上的一瓶曲别针,是他的“管家”认证。

  一进入中队,采购、报账、会议记录、工作材料成了他主动揽下的“课外作业”。玻璃瓶里用来整理报表、材料的曲别针,被用掉了三分之二。“房间里脸盆坏了、水管漏了都是跟添哥讲。”同事黄华说。

  值班岗亭里有两个休息铺位,刘才添会提醒给值班同事换厚被子;教新同事画事故现场图,哪怕晚上回了宿舍也是有求必应;得知黄华2018年12月30日结婚,刘才添说要替他值那几天的班。

  刘才添的父亲刘贤王说,才添从小如此。小学三年级交代小才添买菜,他把一半的钱给了路边乞讨的残疾人。上大学时,刘才添参加青年志愿者协会,“晚上还会给附近小学的留守儿童义务辅导功课”。

  说话间,马路上嘈杂的车流和鸣笛声从半开着的窗户钻进来,有时会盖过人声。

  出事的前几天,福银高速公路闽赣省际路段突发大雾,司机丁德先滞留在闽赣省际收费站一个多小时。已经在闽赣线上跑了8年长途大巴的丁德先认识刘才添也有好几年,一直叫他“小鬼”。看刘才添巡逻走过来,丁德先发牢骚问什么时候能走,自己饿得胃痛,刘才添接着调了头,回来时端着一碗泡好的方便面。

  固执的警察梦

  刘才添有5个警察人偶模型,被小心地包在盒子里。

版权保护: 转载请保留链接: http://www.tongkunyishu.com/dushi/7768.html